全国党建网站联盟 陕西省 商洛市
当前位置: 首页> 人文洛南> 红色记忆> 正文

洛南解放的峥嵘岁月

来源:洛南党建网 发布时间:2016-09-18 作者:党建网子站信息员 发布人:党建网子站信息员 浏览次数:
      今年是伟大的中国共产党90华诞。每当想起我们党的建立,就很自然的想起我们党领导人民军队解放洛南的峥嵘岁月,对我们党的敬佩之情油然而生,激励我们在树立和落实科学发展观,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征程中以奋发有为的斗志,不断开创改革开放的新局面,矢志谱写强国富民新篇章。
南县是由商洛武工队及其第七区干队解放的。
      商洛武工队是解放战争期间,为了坚持敌后斗争,迅速发展丹江以北游击根据地,深入敌后,开展武装斗争,建立中共组织,于1948年2月10日,中共豫陕鄂边区第二地委在商县庵底扫帚沟(今属丹凤县)决定将原第一、第三武工队合编组建的,蔡善杰(兴运)任队长,陈效真任政委,田申荣任副队长,韩彬任参谋长,下辖3个连,300多人。商洛武工队成立后,在豫陕边的卢氏、洛南、商南、商县结合部坚持斗争。
       11月1日,中共第二地委会议在商南赵川召开,孙光传达了陕南区党委“要特别重视在武工队区域内大搞两面政权”的指示。并就如何根据陕南区党委指示做好解放洛南、商县、蓝田县城的准备工作做了决定。
一、扫除解放洛南障碍
       1949年1月,第七区在北宽坪成立,姚吉乔任区长,吕成科任副区长(负责党的工作),任志英任区干队长,姚恩慈任副队长,隶属商洛武工队领导。
4月30日,第七区(北宽坪区)区干队队长任志英带区干队员攻打了国民党四皓乡公所。从此四皓解放。
5月第七区政府在北宽坪瓦房沟决定由任志英、姚恩慈带领一支军政素质好的区干队员,深入到洛南开展游击活动,作好统战工作,打击反动军政头目,争取地方武装,为解放洛南扫除障碍。
11日任志英、姚恩慈带领43名区干队员从北宽坪出发,向洛南进发,先后袭击了石门镇公所,后经黑山红庙进入巡检司西部深山坚持斗争。20日,第七区干队从黑山经香炉山、周湾、商树、李河等地到达柏峪寺,袭击了古柏镇公所。到21日计俘敌90余人,缴获长短枪70余支。
       5月24日(农历4月25),第七区干队到达官桥洛河南岸之油房沟,当日下午,发现洛河北岸之潘家村有一股敌人,正在休息做饭,经周密部署,采取猛冲猛打,速战速决战术,迫使敌人缴械投降。这场战斗,俘敌县长何逸梦、副县长杨有青(光孚)等党政要员以下40余人,缴获轻机枪两挺,步枪32支,手枪6把,子弹两箱,马1匹,电话机1部及一批物资。当晚将俘虏押到赵洼,经过教育除何逸梦等以外,其余全部释放。据时任区干队文书兼外事工作员的王家祚回忆,石门镇袭击成功后区干队还给马兴汉,马保定,倪长启,郭博智,王离仙写信劝降,活捉何逸梦以后把从石门镇缴获的电话机挂在电线上让何逸梦给各乡镇长打电话劝降,除洛源镇长不在外其余都打通了,此举收到了一定效果。
5月25日(农历4月27),姚恩慈带领20余名队员赴巡检镇公所接收起义投诚人员,研究成立区政府和区干队等事宜。并派李江山等人,带着任志英的汇报请示信,将何逸梦押往根据地。
二、洛南县城解放
      第七区干队在洛南积极活动的同时,商洛武工队奉命参加商洛军分区发起的西进战役后撤回老解放区上庄坪正集结待命。5月25日上午,接到地下交通员、统战联络员姜自全、何新山(洛南古城人)送来的王作庭抄写的陕西省政府给洛南县长何逸梦的密电,其大意是:三原、泾阳、周至、户县已被共军攻克,望速向陕南靠拢。王还告诉说驻洛南县城川道之国民党正规军已仓惶向西撤退,县王离仙自卫大队恐慌异常,何逸梦伺机外逃,请解放军尽快发兵洛南。
武工队工委当即在上庄坪小学召开扩大会,经过分析研究,认为情报可靠。同时,根据陕南二分区地委1948年11月1日商南赵川会议“做好解放商县、洛南、蓝田县城的准备”的决议,决定进军洛南县城。当天下午武工队第二、三连和根据地第一、第四、第五区区干队,在队长蔡善杰(兴运)、政治委员陈效真率领下,由上庄坪出发,向洛南县城方向进发,当晚宿营古城。古城镇长董烈、副镇长吴瑞玲等携械向武工队投诚。洛中教师崔文贤,董延艮等20多名教师参加了革命。
何逸梦逃跑时,将职务交给县参议长杨有青代理,维持残局,县参议员黄宪之、王作庭去古城通过何史挺(商洛武工队工委委员、庾岭区区长)探听解放军的态度。因黄、王与商洛武工队早有统战关系,双方洽谈后,他们即返回县城,转达了情况,嗣后,又有绅士谢真卿,师范校长陈登榜、教员屈必达,洛中校长赵金广,景村镇杨鹏飞等,先后到古城与商洛武工队见面洽商。
      商洛武工队于29日开拔继续向洛南县城前进,在姜村遇见李江山等,李将信件及何逸梦交给武工队后,即返回复命。当武工队行至景村雄山岭时遇见黄宪之、王作庭,二人言明洛南政界就如何解放洛南县城问题与解放军和谈。因此,部队暂停前进。当晚,双方在景村小学进行谈判。谈判中的要害问题是王离仙自卫大队的处置问题。商洛武工队代表坚持要以“八条二十四款”(即《国内和平协定》)为原则,对王离仙自卫大队进行整编;对方则要求对王离仙个人生命安全予以保证,并给予恰当的安置。双方经过争论,终于达成协议,议定5月30日下午二时王离仙率自卫大队在景村盈耳沟口河滩集中缴械,听候整编。
       5月30早,商洛武工队向部队传达了谈判情况。到约定时间,不见王离仙如约到达,知谈判协议已成废纸,部队即从景村出发,向洛南县城进军,途中得知王离仙在当天拂晓时分逃跑,武工队即令各连队按原部署进发洛南县城。
第七区干队在押送走何逸梦后,即移驻尖角东河村。5月29日晚到30日早,王离仙第一大队第一、二、三、四中队队长赵承书、刘兆英、马兴汉、周清廉及一些乡镇武装向第七区干队缴械投诚。
      商洛武工队进抵县城东南之赵子岭后,即控制了馒头山、东龙山、北塬等制高点,队部驻扎在周村。
30日下午6时许,蔡善杰、陈效真等武工队领导带领部分指战员进入洛南县城。第七区干队亦派员进城维持秩序。
商洛武工队及其第七区干队入城时,洛南县政府部分官员,各界人士及中小学生、市民等,前往蝗虫庙至干河口迎接,欢迎者手执彩旗,高呼口号,敲锣打鼓,鞭炮齐鸣,甚为热烈。洛南县城宣告正式解放。
      1949年6月6日,中共商洛地委委员、军分区副政委李书全、地方干部严敏、陈寿益,倪耀堂等20余人抵达洛南,在窑底周村代表地委宣布华中局批示,同意成立中共洛南县委、洛南县人民县政府的决定,任命陈效真任县委书记、韩志勇任副书记、严敏任县长,何史挺任副县长,组成新县委、县政府,开展工作。县委,县政府各工作机构同时组建。商洛武工队也改为洛南支队,蔡善杰(兴运)任支队长,陈效真任政委,田申荣任副支队长,李守纯任副参谋长,下设组织、宣传、供给3个股。
      8日,县委、县政府机关由周村移驻县城办公,全面开始“安头子,铺摊子,挂牌子”,建立新政权,接管旧政府各项工作;开展建政扩军、剿匪支前、夏粮征收,以及工商税收,整饬教育等项工作。洛南支队及各区干队集结于县城东陶川休整,对起义投诚人员进行改编。
三、剿匪及洛南全境解放
从1949年4月30日,第七区干队攻打国民党四皓乡公所,解放四皓乡后,洛南县境内的国民党基层组织纷纷垮台,中共领导下的新生基层区乡政权相继建立,到9月中旬,全县已建立16个区公所15个区干队10个区农民协会8个区妇联会,洛南人民扬眉吐气,迎来了洛南全面解放的曙光。
但是,反动派并不甘心他们的失败。洛南县城解放后,残余的国民党反动势力时刻准备反扑,颠覆新生政权,活动十分猖獗。王离仙得知武工队坚持要对其改编时即在家中召集所部四个中队长开会,决定把部队撤往保安以便东山再起。又与华阳乡长倪长启密谋后赴商县,在镇安、柞水向十九绥靖公署司令谢辅三和三、四区专员袁德新求援“收复洛南”,他们纠集逃散之兵千余众,呼啸山林,与人民政府对抗。倪长启又勾结郭博智、张杰成和窜入黄龙埔一带的华县自卫队长马志烈等400人先后六次在石门、麻坪、石坡、巡检等地袭扰新生政权,暗杀了原洛华游击大队副队长张国安,还打死多名区干队员以及县、区派往劝降人员。纠集保安董家治包围安洛区政府,打死区干队赵信仰、周树胜。在三要,灵口、四皓等地也发生多次袭扰区乡机关,打死我区干队员和群众事件。特别在洛源,关中地区窜扰秦岭深山的陕保六旅及流亡的二、八专署(即华县、华阴、大荔专署)300 多人与商县匪帮残部经常出没于永丰、保安,威胁县城,全县敌情十分严重。
      为巩固新生政权,中共商洛地委书记、军分区政委王力,军分区司令员孙光率领分区独四、独五团一部及分区司令部直属部队开赴洛南,部署剿敌和政权建设。
      6月26日以后,洛南支队先后在杨氏城与马志烈残部相遇,,击毙该马俘敌10多人,在永丰西之火烧寨击溃冀正昌残部。在三要李塬彻底击溃了阎克仁部。7月27日于洛源街包剿了陕保六旅旅部,二、八专署及所辖五县县府残兵败将300多人,毙伤敌副旅长姜秉功以下100多人,俘敌参谋处长孙英等160多人。据原武工队支前队长王汉哲老人回忆,洛源剿匪是洛南剿匪中最激烈的一场战斗,敌人死横遍野,我军伤亡也很大,姜秉功在洛源小学木楼二楼负隅顽抗,被我军打死。8月22日,洛南支队分兵三路包剿县北部的张杰丞残部,在李河之张家塬接火后敌力不能支,随向伍仙一带逃窜,后在政治攻势和军事打击下缴械投诚。至此,洛南境内残敌基本歼灭,国民党在洛南的统治彻底宣告结束,新生的洛南县人民政权牢牢掌握在人民的手中!。
        9月23日,县城及周边军民,各界人士5万余人在县城河滩举行了声势浩大的“洛南各界剿匪祝捷大会”,还举行了游行示威,向死难烈士致哀,祝洛南全境解放。
       从此,洛南人民就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激情满怀地开展了社会主义建设……(洛南县委史志办公室刘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