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党建网站联盟 陕西省 商洛市
当前位置: 首页> 人文洛南> 艺术天地> 正文

家乡的小桥

来源:洛南党建网 发布时间:2018-08-23 作者:党建网子站信息员 发布人:党建网子站信息员 浏览次数:

今生今世,因为家的缘故,心中便与桥结下了难以割舍的恋桥情结,又因为桥变迁,使我一次又一次地改变着家在我心中地位和印象。总之,家和桥这一对本来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个元素伴随着我的不断成熟,深深地烙在我的脑海中,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一遍又一遍更新着家在我心中位置和感受:世界上有许多形态各异、气势辉煌的桥,而我却独爱家乡门口其貌不扬的小桥,无论她是“裂石桥、独木桥”,还是“石拱桥”、“水泥桥”,更深深贪爱小桥那头相貌平平的老家。无论我身处何方,距家多远,桥就是我和家之间永不间断的连接线,一头牵着我,一头连着家。

我的老家坐落于秦岭南麓一个不出名的小山沟——郭板沟北侧,门前一条说小不大、说大不小的小河自西向东把我家和有且唯一的乡村公路划一为二地割裂开来。跨过小河成为我外出求学谋生必须跨过的鸿沟之一。自我记事之日起,我家门口就有一条与其说是河,倒不如说是条溪的小河,把我家和村里大部分人家分割成截然不同的两个自然组,不管她上面的“桥”如何变化,她依旧慢慢地、缓缓地自西向东流淌着、宣泄着。

桥的雏形——裂石桥

记得我6岁的时候,家门口没桥,祖辈们就用一块块大而平石头“一”字横亘小河里,也就是“裂石桥”。那是我今生今世接触的小河上的“第一座桥”。我的童年就是在奶奶的呵护下,整天爬在大人的脊背上冬踩裂石,夏走木棍横跨于小河两边,那情形虽然危险刺激,但却不失欢歌笑语。大人们为了生计每天也是踩着裂石往来于公路和老家之间,那情那景到底持续几代人,我无从而知,只觉得一切都天经地义、理所当然。可一旦倒了雨季,往日温柔平静地小河犹如雄狮猛兽一般,咆哮着撕裂两岸的一切,老家便成为与世隔绝的一块孤岛,全家人眼巴巴站在家门口,看着对岸公路上“人来人往、络绎不绝”。记得有一年中秋节前夕,因河水暴涨,我被隔断在3公里之外的小学一周有余,吃饭成困难,为了不让我饿肚子,也为了让我及时吃上月饼过中秋节,那天麻麻亮,父亲便背着“月饼”和干粮,翻山越岭步行30多里,将母亲亲手络的手工月饼及干粮送到学校,不仅及时化解我的温饱问题,而且让我在中秋节前吃上了平时难得一见的月饼,过了一个特别难忘的中秋节,当时那情那景令许多同学羡慕不已。一个个都惊讶地盘问着我家住在哪里!父母在哪当干部?我当时的心中别提多高兴啦!但在回家路上因天黑路滑,不甚扭伤脚踝,躺在炕上一月有余不能下炕,可为了不用想耽误我的学业,他们始终没有给我说……那其中的艰辛至今难忘。

结识桥的雏形——裂石桥,使我第一次感到家的温暖。内心难免萌生对家期盼:于是每到雨季,我就时不时地站在家门口对着这不知是祸是福的小河念叨:盼望有朝一日,小河上能有一座桥哪怕是木桥那该多好呀!

桥的发育——独木桥

几年后,在周围大伯、小叔及邻居的帮助下,一座两墩三节独木桥应运而生,虽然不能行车,但比踩裂石方便多了。我儿时的期盼终于实现了。每次放学回家,独木桥上都少不了我和同龄小伙伴忘情戏耍的身影。可好景不长,在我刚刚过完十三岁生日的第二天(古历11初19)星期日,发生了一件我至今不能忘却的“大事”:那年我刚上初中,大哥28岁,因为家庭环境不好,一直娶不到媳妇,姑姑好不容易给物色了一个,说好那那天来家认门,可刚到家门口对面路上,硬是站在路边不走了。姑姑好说歹说,姑娘就是嫌家隔河不便利,当下就愿意这门亲事,还时不时往回跑。眼看说成的媒事又要吹了,我姑就给我哥使了个眼色,我哥不知哪来的勇气,一股脑背起那姑娘就往桥上跑,不知道当时是他过于紧张,还是那姑娘实在太胖的缘故,平时担百八十斤担子过桥如走平路一样轻盈自然他,刚踏上独木桥没几步,就身子一斜,扑通一声,两人一起掉进冰冷的河里。虽然两人都没受啥伤,但这门亲事的结果就可想而知。

见到独木桥,使我第一次萌生对家怨气。于是每次放学回家,我就站在家门口的小河边,望着蓝天祈祷,要使我家能搬到路那边或啥时能有一座能通车的桥,哪怕是石拱桥那该多好呀!

桥的诞生——石拱桥

三年后,或许是邻家要修房拉料,也或许是大伯的儿子也要说媳妇,多年一直不同意父亲提出共同修桥建议的大伯及两家外姓邻居,忽然一起来找父亲商量共同修桥的事,父亲当然欣然同意。说干就干,不出2个月,一座“结实大方”的石拱桥应运而生,把老家和对面的公路连在一起。虽然不能过大卡车、班车,但小三轮、小桥车甚至四轮车完全可以通行。当然我也十分高兴,每次回家,自行车一直骑到台阶跟才下车,再也不担心“路上我骑车,过桥时车骑我”的尴尬情形了。于是,我再也不唠叨父辈为何把我留在这鬼地方,也顿时觉得家乡是那样和蔼可亲。每次放假回家,都少不了在石拱桥上散步观景、拍照留念。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就在我上高一的那年秋天,也就是石拱桥刚刚落成第二年冬天,我大伯修房拉料,因为桥太仄,老板用工具车把地板砖等货物送到桥头不愿过、要下货,众人好说歹说,司机死活就是不愿过桥(其实宽窄完全能过,可能是人家已估计到石拱桥承重力不够,不愿冒险),没办法,只好找车转运。为了省钱,正在修房中的大伯默许了父亲的建议:把本应该用三轮车两次转运的货物用四轮车一次装完。就在过桥时,因严重超载,石拱桥突然塌陷,连车带人翻到河里,司机虽然没事,但把我大伯和父亲一起压在瓷砖下,导致大伯腰椎和父亲右股骨骨折,前前后后卧炕三个多月,直至今天,走路都时显时不显往外偏。而且后来,因为医疗费等琐事老弟兄两个还差点打起来,至今都面和心不合,说起来实在让人揪心。

踏上石拱桥,再一次增添了我对家怒气。于是,每次回家,踏上这残缺不全的石拱桥时,我不时心存幻想:今后我将永不回家,除非没有这河或者在河上能有一座水泥桥!

桥的腾飞——水泥桥

随后几年,我读完高中,顺利地进入西安某一大学继续深造后,幸运的被一家民营企业高薪招聘。再后来就是购房买车,娶妻生子。很快融入城里人行列,出出进进,依然一个城里人模样。期间虽然父母多次电话催促我,有空回家看看,他们想孙子了,但我总是借口工作忙没时间给予搪塞,很少回家。其实是自己内心老有一种嫌老家条件不好、交通不便、怕惹妻子生气等思想作怪的缘故不想回;尤其嫌过河难,爱车没处停不愿回,导致一连几年很少回家。于是家乡的小桥也逐渐淡出了我的视野,家在我心中位置也随着时间的推移也慢慢消退。一刹那,我几乎忘记了我是一名土生土长的乡下人,依然貌似一名赫赫有名的城里人。再也没有心思惦记家门口小河上关于桥的纷纷扰扰、是是非非。

直到今年中秋前夕,一直不爱用手机的母亲突然打电话来说:“军娃(我的乳名),你有时间带娃和媳妇回来吧,我和你爹想孙子了,你放心,现在咱家门口现在有水泥桥了,你的车直接能开到咱院子里,再你不用再担心车停在路边让别人划了……”听着母亲那似曾熟悉、和蔼可亲的话语,我眼睛湿润了,哽咽了,以至于后来都听不清母亲说啥了。真的后悔前年过春节回家,因为河上没桥,把刚买的新车停在家对面的路上,当晚不知被谁家的小孩划了一道子,妻子埋怨我,我就埋怨母亲父亲,埋怨他们不该把家安在坡跟,不该说车放在路边很安全,没事的,结果呢!反正嘴里全是父母的不是,后来还说往后就不回来之类话……放下电话,我的心像喝了一瓶烈酒,翻江倒海,久久不能平静,是呀!虽然西安距家仅一百多公里的路程,坐班车或者开车顶多两个多小时,但由于自己心态作怪缘故,多年来很少回家,甚至忘掉了曾经生我养我的父母及老家。心里不由自主地涌上一股恨不等马上回家冲动和勇气。就连见面时的话语都想好了:“爹、妈,儿错了,儿不应该丢下你们,今后我一定常回家看看,你们受苦了……”我于是,我当晚说服媳妇,利用星期天,带着爱人、领着刚满4岁儿子,开着自己引以为骄傲爱车,怀着一股愧疚母恩情,报着目睹家乡小桥风采的心态,风驰电驰搬回到家中,

刚到大路口,我不由得下车眺眺,看看哪儿停车方便,不时东张西望,远处,虽然我的家还是蜗居在南山坡跟树林下,但老远就看见几面雪白发亮白墙,屋顶是清一色青瓦蓝脊,门前被一排一排竹篱笆围绕,宛然一副家在画中游酣然自在场景。脚下,残缺不全石拱桥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坐单孔漂亮水泥桥,桥头一条笔直笔直的水泥路把我家和水泥桥和谐的连在一起。我顿时愕然了,突然感觉像做梦一样,仿佛不如了城郊某一山庄花园,呆呆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忽然,我看见桥头的水泥路上,个头低矮、走路蹒跚的母亲像一片树叶一样朝这边挪动,边移动边向我这边挥手,嘴里不停喊:“军娃,不用停车,车能开到家门口……”于是,我一边让妻子开车过桥回家,一边抱起眼里充满好奇的儿子向母亲奔去。

穿过水泥桥,使我感受到家存在,无论你居家多远,官有多大,无论成功与失败,家大门永永远远都想你敞开着,随时随地欢迎你的归来!

桥的梦想——致富桥

从母亲嘴里得知,从去年春起,父亲在镇上一工地看门不在家。也知道从去年开始,我村开始实施脱贫攻坚——整村推进项目。我大伯、二伯都是建档立卡的贫困户,什么危房改造、院落、入户路硬化及村容村貌整治等公益性事情,都是政府出钱搞的。还有这水泥桥从设计到施工仅仅半年时间就修成了,包括引线在内全部花销由扶贫部门出资,咱们不出一分钱,当然这其中多少都是沾了你大伯、二伯的光。还有政府还免费提供油菜、油葵种子、化肥、农药等物资,让咱们发家致富。这不油菜售后种油葵,亩收入至少在2000元左右。母亲一边抚摸着儿子头;一边心藏喜悦不停地说,目前,政府每月给我发65元、给你爸发75元的养老金,你爸还有50元高龄生活补贴,不算地里和养猪、养鸡及他打零工(给工地看门)的收入,每月光从政府那里就能领到190元。我和你爸吃的是地里产的,啥都不用买,每月100元都花不完,你以后在不用给家里寄钱了,我们的钱够。说到这,母亲突然想起啥似的,急忙起身走到木柜前,翻了半天,拿出一个用红布包的里三层外三层的纸袋子,然后小心翼翼地拿出一沓百元面额钞票来,拉着儿子的手,语言哽咽的说:“楠楠(我的儿子),你这几年没回家,奶奶每年没法给我乖孙子压岁钱,但奶奶记着呢,都在这给你藏着呢,你拿上,到城里看你喜欢啥就让你妈给你买啥,乖孙子……”我和妻子急忙起身拦儿子不要拿,但俏皮的儿子一把抓住钱高兴地跑到院子耍去了。我和妻子一边告诉母亲我们现在啥都好,请他们放心,一边安慰母亲要把自己的身体雇贴好,一边劝说母亲跟我们到城里和我们一起过,省得在家孤单,无人照看。可任凭我们怎样劝说,母亲死活不愿给我们走,说他要为我们守候这座祖辈留下的家当,看护着这个家,并一再说,这房虽然不值几个钱,但将来我们老的时候回来时总有个歇脚的地方。再后来,父亲回来了,也是反复重复着母亲告诉我们一切,同样,任凭我们怎样开导,父亲和母亲一样,依然不愿离开这个我原本埋怨的老家。或许,他们还想在他们有生之年,靠他们辛勤的劳作,发家致富,为我再留一笔丰厚家当吧!

桥的归宿——连心桥

第二天早上,我早早地叫醒妻子和儿子,趁着父亲上班前空隙,和父亲、母亲一起来到焕然一新的水泥桥头,照了一张全家福。回到西安后,我又请专业人员对照片按我的要求作了特殊处理——插上裂石桥、独木桥、石拱桥及水泥桥等相关信息,并配以“家乡的小桥”五个金色的大字,挂在家中的客厅里,一有时间,就指着照片告诉儿子这里面许许多多的故事……

无论何时何地,无论何情何景,无论今后我距家多远,官做多大、钱有多少,我心中永远都惦记着家乡的小桥。因为她是我和家之间的连心桥,时时刻刻把我家拴在一起。

我爱家乡的小桥!更爱小桥那头那个其貌不扬的家!(郧战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