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党建网站联盟 陕西省 商洛市
当前位置: 首页> 他山之石> 正文

那年那月

来源:洛南党建网 发布时间:2016-09-18 作者:党建网子站信息员 发布人:党建网子站信息员 浏览次数:

2015年新年的第一天,星期四,我们过去曾经在原梁头塬乡工作的同事们终于相聚夏都酒店,一同追忆过去时光,共寻那年那月那人那事。

这是我们自梁头塬乡撤并后首次规模较大的集体性聚会。

梁头塬,一个既陌生难忘而又亲切的神秘小镇,一个今生与我有缘、令我终生难忘的第二故乡。说它陌生是因为之前,我从来没有听说过,更谈不上了解它。说它难忘,是因为,它是走上工作岗位的第一站(1993年),从此我彻底摆了过去整天依靠父母供给生活,端上了铁饭碗,成为一名真真正正的国家干部,终生难忘。说它神秘,是因为从父母和知情者的嘴里得知:它是洛南为数不多几个最偏僻的乡镇之一,“唾沫洗脸尿磨镰,有女不嫁梁头塬”,“祖国山河可爱,四岔梁塬除外”是它在外人眼里的真实写照。说它亲切,是因为在我参加工作的20多年里,曾先后两次在此生活工作10年之久,几乎达到了我工龄的一半以上,因此也和这里结下了许许多多难以割舍之情,尤其是重返故地是那人那事,虽已过去多年,但至今仍回味无穷……

1997年10月,在一次接一次机构改革(撤区并镇)的浪潮中,我又一次走进了我参加工作的新起点——梁头塬乡政府。一同去的总共21人,其中有科级领导8人,一般干部13人,当时我是一位普普通通的计划生育专干。与初次我到的情况一样,办公用房仍是上世纪70年代修建的二层楼房,政府所在地三面临山,一面背塬,与外界沟通依然是一条翻山穿塬淌河且凹凸不平的土坯路,每天只有一辆班车往返县城,每遇雨天,河水暴涨,道路泥泞,便与外界隔绝,那里就成为一个孤岛,生活环境可想而知。即便如此,经过几年的磨合,我们一班人工作、生活还是比较顺心如意的,因为没有区一级政府,县上直接管辖乡镇,为了便于和县上衔接,按当时的规定,全县所有乡镇原则上实行一日三餐和礼拜制。但考虑到乡镇工作的特殊性,我们仍实行一日两餐和集中休假工作机制,于是,同事领导在一起的时间就相对充足多来。在哪里,领导与干事几乎没有什么区别:单位没车,下乡干事走路,领导步行;没有饭店,干事饥了,啃方便面,领导饿了照样;没有暖气,更没有空调,遇到天冷了,就一块拾点干柴温火取暖;有且只有一部固定电话与外界沟通,就根本谈不上手机电脑了,至于其他文化设施也就不用提了。唯一能活跃职工生活的便是唯一且仅有的一台21英寸彩色电视,但由于不通光缆,只能靠室外天线接受信号,况且也只能收看陕西卫视一个节目。但这也有它的优点:一是每到晚上,领导干事共同相聚小会议室,边聊边看电视节目,气氛融洽;二是看电视不存在换台问题,意见一致,没有分歧;三是可以互相监督互相关照,不用领导点名,就知道谁在不在,如果有人偶尔不见了,大家就不约而同的相互询问。其实,在这21人中,只有一人属本地人,其余大都离家在30公里以上,很少回家,即便是礼拜天,因为一般人一个月回家一次。一年大多数时间都在一起工作、生活。也许是这独特的生活方式,使我们一班人彼此之间接下了深厚的感情,领导对干部职工每个人爱好、性格都了如指掌,安排工作也就顺心应手,于是便出现了干事不分多少,吃喝不分你我的亲密现象,一遇到中心工作,大家都一哄而上,齐心协力迈力完成,下乡时也是一拨一拨的,实在无聊时,或买一瓶秦川牛,在偌大院子里席地吆五喝六,或买一副扑克牌,“拱猪牵羊”、“五十K”、“双扣”、“找朋友”等,这时不分干事领导,不分年长年幼,谁输谁就喝酒,谁输就给谁“打游”,“谈脑瓜”、“贴纸条”…… 悠哉乐哉!爽哉!那情那景至今难忘。就这样,我们无拘无束、心情舒畅渡过了5年。2002年7月,在又一次的机构改革中,梁头塬乡不复存在了,并入石坡镇,我们一拨人就相继分赴不同的区域,彼此也就慢慢地退出了“梁塬交际圈”。

光阴似箭穿梭,岁月如烟消逝,不知不觉中, 18年过去了,18年说长也短,往事如烟,仿佛就在昨天;18年说短也长,艰难岁月,恍如一场噩梦。18年­­­­——无情的岁月为我们每个人都烙上难以抹去皱纹,18年不仅使我迈过而立步入不惑之年,也使我的工作经历和生活阅历更加丰富,更加成熟;18年里我虽然走过了5个地域不同的乡镇,况且条件一个比一个优越,生活一天比一天好,但我心里始终依然怀念着梁塬那虽苦还甜的快乐时光。18年里,我亲眼目睹并体验着家乡沧桑和巨变,农村的进步与发展,农民的富裕和幸福,祖国的繁荣与昌盛。

18年后的今天,我们亲密的同事终于有缘再次相聚一堂,如痴如醉地抚今追昔,似真似梦地话天南海北,推心置腹地谈人生履程。18年里,不管我们是否有这样那样幻想或梦想,甚或出人头地,但纵观全局,我们中的绝大多数人依然过得既平凡又普通,竟然没有一个被称之为大款大亨的财神爷。当然,我们中的个别人仍然通过奋斗和努力,在社会上某得了一官半职,也算得上鹤立鸡群了。但不管怎么说,我们所有人都已成为单位不可缺失业务骨干,默默地为社会、为家庭献出自己难能宝贵的青春年华,即使我们中的大多数人都不在众人眼中的显赫位置,但我们依旧活得心安理得、富裕而满足。

18年里,我们中有一位同事因脑血管病英年早逝,有一位同事因触犯刑法被枪决,永远长眠在另一个寂寞世界,这是一个令我们都无法接受但又不能不面对的现事实。我们在悼念他们的同时,不得不惊叹人生的无奈和世事的无情。但不管怎么说,除了因种种脱不开的琐事走不开之外,有三分之二以上的同事还是如期相约,于是,我们又一次深深祈祷上苍:保佑我们个个身体安康,心想事成!共同悟出一个千真万确的真理“活着真好!”

毫无疑问,18年里,虽然我们都生活在一个不大不小城市,但受着世俗和现实利益的诱惑,或因我们整天都忙着难以脱身的公事、私事,或因这样或那样的琐事、家事,不经意间忘却了许多直得回味的东西,很少坐下来回忆我们一起度过美好时光。即便是偶尔巧遇,也都是礼节性打声招呼,急匆匆擦肩而过。极少极少的相聚也常常是喝得东倒西歪、一塌糊涂,很少静下心来一起寻觅梁塬时期的那人那事……

千好万好不如身体好,千好万好不如知足常乐好,千难万难不如违心做事难。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在在茫茫人海大潮中,上天给了我们相识相处相聚机会。我们这些年龄参差不齐、来自四面八方的工友们,为了一个共同的目的,有幸走到一起,留下了一段难以忘却的亲情、友情及人间真情。细细回想起来,这真是老天给我们的最大恩赐,也是我们终生且极为宝贵的精神财富。

无论怎样,在我们叹息目前日子越来越好却活得越来越不易的今天,“梁塬时光”一次又一次涌上我的的脑海,不但没有遗忘的感觉,反而更加弥足珍贵,回味无穷。

由此,我由衷希望,有朝一日,我们这一拨人能再次相聚,一起走进梁塬,并深情亲吻梁塬:一是共同寻找、品味那段曾经流逝的岁月、感触那人那事;二是共同感恩那些曾经帮助过我们的梁塬人,一起关心、帮助梁塬的父老乡亲;三是亲眼目睹她的沧桑巨变,共同感受时代变迁……

但愿那时,不再缺少梁塬岁月的中的任何一位。

这就是我要给同事们说的心里话,同时,我也希望这也是同事们给我说的知心话。

久久不能忘怀的梁塬─—那年那月、那人那事!

(柏峪寺镇  郧战军 )